健身仓搭上共享热潮 真风口还是伪需求?

时间:2017-08-24 17:36   来源:未知

  又一款共享产品火了,这次是共享健身仓。在商场或小区内,由创业公司放置的共享健身仓占地约五六平方米,内置一台跑步机、空调、空气净化器和摆放衣物的挂钩。用户下载App注册,随后支付99元押金,然后可以预约,扫码开门,每分钟按0.2元计费,结账时退还押金。

  目前,在北京发展共享健身仓项目标有“抖吧”与“觅跑”两家。记者两次访问不同地点的共享健身仓,发现即便在下午3点,一小时内也有两位体验者和两位参观者,大部分使用者是首次使用。有从几公里外专程赶来参观共享健身仓的人,也有附近的居民抱怨占用了公共场地。

  健身仓搭上共享的高潮“上头条”了。但关于共享健身仓的设计、盈利、平安性等问题一直令人质疑,这到底是真风口还是伪需求?

  年轻人问能否在单位安装 老人抱怨占了公共的地儿

  北京通州一个小区里的“觅跑”共享健身仓放置在一块休闲旷地上,旁边还有几个免费的健身器械。

  25岁的刘鑫身着休闲装走向小区里的共享健身仓,这是他第一次使用这个新玩意。扫了两次码之后,他成功翻开了门。半个小时的运动之后,刘鑫走出健身仓。他告诉记者,自己在邻近的健身房有健身卡,但每次晚饭后嫌麻烦就不愿意再专门去一次健身房了。

  刘鑫感到,这个健身仓有一点儿窄,装备也比较单一,但对于他这样只喜欢跑跑步的人来说,一个跑步机也足够了。他很喜欢共享健身仓这种模式,还在群里咨询“觅跑”的工作职员是否在他的工作场所也装置几个。

  另一位体验者张洪磊使用后表现不会再来,他算了一笔账:“去健身房的话一年1500元,好点的2400元,跑完之后还能洗个澡,人多的时候还可以聊聊天。这里5分钟一块钱,一小时12块,太贵了。”另外,他不喜欢健身仓这种密闭的空间。

  周围开水果店的车先生以为共享健身仓挺便利的,有时间就可以去跑跑。他现在的房子是租的,没有跑步机,专门去健身房太远了也太花时间。

  年青人愿意为此买单,旁边的老大爷不愿意了。在共享健身仓四周遛弯的一位老人向记者抱怨,放置共享健身仓的区域是给白叟小孩玩的,这片区域面积只有三四十平方米,把健身仓放置在这里影响了大家活动。

  “放在公共的处所就应该免费,像旁边的健身器材一样,不然就应该放在不碍事的地儿。”他说。

  当天,记者依据健身仓外面贴着的小区健身群二维码扫码进入了群,24个小时内有4人扫码入群。

  填错身份证也能注册 业内人士说“反人性”

  共享健身仓作为一款新产品本身存在一些问题。

  记者发现,填错身份证也能注册成功。使用共享健身仓需要提前进行注册,“抖吧”是通过微信和H5注册,填写手机号、验证码即可;“觅跑”有独立App,除了手机号之外,还需要填写身份证号。

  但是,写错身份证号中两个数字,最后也能注册胜利,表明平台对于身份证的审核并不严格。

  除此之外,一些功能并不完善。体验者刘鑫在使用时发现网络有问题,导致他健身时播放不了电影。一个健身仓的门上贴了3个二维码,周围的用户说之前有两个二维码是错的,扫码扫不开。

  在网上,也有许多人埋怨应用共享健身仓的过程中有一些不好的休会。有人反应,由于跑步机与手机App并未实现数据衔接,用户结算费用后,仍能够持续使用跑步机,这让许多人钻了空子;也有人预定某时间段使用健身仓,等到了现场发现已经有人在用。

  不外,更多的人仍是对共享健身仓自身的想法和设计发生质疑。有网友疑惑:买跑步机是为了不想出门在家健身,可都出门了为什么选择很憋屈的共享健身仓?

  在健身行业内耕耘十余年的光猪圈健身创始人王锋,给共享健身仓泼了一盆冷水。他告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健身是一项‘反人道’的运动,需要氛 围、场合、搭档,才干养成健身的习惯,感想到健身的快活。健身仓确切能解决部分跑步人群就近锤炼的问题,但更加违背人性。”

  从经济角度来看,王锋认为也不适合:以共享健身仓一般放置在300-500户的社区为例,健身渗入率不足1%,1000多社区居民有健身习惯的也就十几个人,又有几个人愿意为健身仓付费呢?

  不仅如斯,健身仓折旧期也会很短,如果像共享单车一样遭到部分消费者恶性损坏,那么折旧期不会超过一年,成本没收回就得报废。另外,共享健身仓还面临政策约束、物业关联、业主认平等困难。王锋提到,几年前有人尝试类似小型健身场所的健身胶囊等,但失败了,证明“基本没有这种需求,是拍脑袋想出来的”。

  共享健身仓创始人:功能将继续增强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联系了“觅跑”和“抖吧”公司,“觅跑”的相关负责人以“最近忙,后续再接洽”为由婉拒了采访。“抖吧”开创人蒋都泽接收了采访。

  蒋都泽是一位持续创业者,面对外界褒贬不一的声音,他认为推动全民健身需要以更多的健身方式,增强壮身的多样化来完成。除了面积等显而易见的特色,共享健身仓与健身房最大的差别就是娱乐性增强,相似迷你KTV一样,可以在宁静的空间内欣赏音乐和收看影视剧及其余娱乐内容,让用户在运动的过程中联合本人的兴趣点,并以打卡分享等方式来增强运动所带来的荣誉感。

  蒋都泽介绍,目前共享健身仓的数目较少,但注册用户数量呈数倍增长,从使用频率来看每周使用3次及以上的用户已经有几十位,使用时长单次在40分钟左右,从有些用户使用情形来看,也浮现一定的规律,较为稳定。目前的“抖吧”自助迷你健身仓正在不断完善过程中,等产品迭代后,上述的功能将进一步增强。

  谈及开办共享健身仓的初衷,蒋都泽称是从自己身材亚健康开端的。他在距家两公里的健身房花1800元办了健身卡,但从等待成为“运动达人”到放弃运动,他只用了两周。

  之所以放弃是因为下班后正好是健身顶峰期,人太多,一些教练围着他推销课程也让他感到不适。同时,看起来很近的两公里,实则健身一次也要消费两个小时。直到2016年,ofo、摩拜共享单车引爆了市场。他和合伙人就意识到可以开启共享健身仓,打造“更方便、更舒服”的运动空间。

  事实上,健身范畴内近几年有不少新型的创业项目,拥有社交属性的健身工具类产品Keep已经用户过亿。但“全城热炼”、“小熊快跑”、“燃健身”等廉价月卡化模式的创业公司或倒闭或转型。

  “创新也应该有规律。”王锋认为,传统健身房的确面临着用户高额办年卡,但健身次数少投诉纠纷多,健身房老板尽力推销年卡而导致管理本钱和难度与日俱增的恶性循环,未来的健身行业必需向小而美、高度互联网智能化、治理轻量化的方向努力。(记者陈璐)p>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2016 yxsos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医学搜搜 粤ICP备051463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