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水潭医院一医生揽活院外做手术 致患者利益受损

时间:2017-08-08 16:13   来源:未知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公立医院看病,民营医院手术,北京积水潭医院一医生涉嫌为民营医院“揽活”,患者的受损好处该向谁主张?

  北京的杨先生去年12月份因右手中指骨折,在北京积水潭医院手外科挂号求诊,几经选择,他挂了北京积水潭医院手外科主任医师朱伟的号。

  杨先生:朱伟他是主任医师,特地挂的他的号,100块钱一个号,上网查了,他工作30多年了,所以对他特殊信任。

  杨先生回忆称,主任医师朱伟在接诊后对他表示,当时做手术需要排队期待,推荐他去北京国济中医医院进行手术,宣称北京国济中医医院是积水潭医院分院,并且许诺会亲自给杨先生做手术,随即给杨先生一张字条,字条上手写着国济中医医院一位负责接洽的“陈主任”的接洽电话,还有“右中指破碎骨折”字样以及朱某的签名。

  杨先生:他(朱伟)说那个医院是积水潭医院的分院,说你赶快到那里办住院手续,来日亲身给你做手术去。

  杨先生说,他到了北京国济中医医院四层住院部,看到门外挂有“北京积水潭医院手外科技巧结合体”,便相信是积水潭医院分院。但杨先生从网上搜寻发现,北京国济中医医院为一家民营医院,两家医院到底是什么关联,一直让杨先生感到疑惑。

  杨先生:为什么积水潭把我介绍到这儿来,我住院的时候所有病人我都问了,全体是积水潭给弄过来的。都是一个理由??你这手术做不了,我给你介绍个医院,去了就能做。

  杨先生出示的今年3月5日所照的X光片成果显示:右手各骨骨密质减低,第三中节指可见骨折线,证明骨折处并没有愈合迹象。杨先生回想,手术开端一个多小时,朱伟都没现身。在杨先生的再三要求下,朱伟匆匆赶来,但是迟迟不动手做手术。后来是另一个叫赫少鹏的医生给杨先生做了手术。

  杨先生:因为我当时怕被偷换就没敢睡。手术床位上不有主治医生的名字吗,我一看不是朱伟,等我出院病历上写的又和我病床上不一样,又是另外一个人。

  北京积水潭医院是一家三甲公立医院,其官网显示,朱伟是该院手外科副主任、主任医师。朱伟在接收记者采访时承认,自己确切曾把患者介绍去北京国济中医医院,但他表示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这家医院是积水潭医院的分院。

  朱伟:我在这儿的病人是来自全国各地,有些骨折比较急的,我们就介绍去分院。

  依据医生朱伟当时留给杨先生推荐其转诊的字条,记者以患者名义拨打了北京国济中医医院一位负责联系的陈主任电话,他在电话中称两家医院是技术协作。

  记者:是北京积水潭手外科朱伟大夫介绍过来的。

  陈主任:哦,你好。详细的费用确定比积水潭要廉价清楚了吧?

  记者:手术是朱伟大夫亲自做吗?

  陈主任:他亲自做,朱主任的病人都他亲自做,谁看的谁做。

  记者:咱这医院和积水潭医院是什么关系呀?

  陈主任:我们是手外科和手外科的一个技术合作,技术帮扶和配合。

  两家医院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是技术帮扶合作还是有附属关系的分院?记者和杨先生一起到积水潭医院医务部反应这一疑问。北京积水潭医院医患办相关负责人表示,积水潭医院与北京国济中医医院没有官方合作,从医院管理的角度是不相符医院划定的。

  那么,杨先生的手术是不是朱伟大夫亲自做的呢?出院时,杨先生拿到的北京国济中医医院手术记载上写着:手术医师丁占云,助手赫少鹏。而杨先生的记忆中,所谓的手术医师丁占云在整个手术过程中都没有涌现过。国济中医医院副院长卢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朱伟是被聘任来的技术指导,并没有做手术,医院也给了他会诊费。对此,朱伟在接受采访时否定自己拿了会诊费。

  在杨先生看来,他的手指骨折术做的并不胜利。由于骨折处疼痛依旧难忍,杨先生今年5月份再次拍了X光片。也再次找到积水潭医院医生朱伟进行检讨。

  杨先生:说我这骨头仍是没长上。我跟他说这中指歪着呢,我是往左歪的,他就拿绷带把这 中指使劲往右勒。那骨头没接上,往右勒他也勒不外去呀。

  对于手术效果,国济中医医院副院长卢晨表现,患者仍在恢复期,不能定性,但能够帮忙找专家为他治疗,并愿意给杨先生一笔安抚金。但直至目前,事件仍未得到解决。

  对于杨先生的遭遇,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郑雪倩以为:他是在那家医院(国济中医医院)出的问题,依照我国现在的法律,由就诊的医院来承当责任。给他转从前这个行为,如果医生拿了回扣,就是另外的事情,和手术的成果是不是有必定的关系,我们不好断定,只有让专家来判定。假如真拿了回扣,那要从医德医风上来要求他。

  记者懂得到,积水潭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医院会严肃考察处置,进一步规范科室治理,杜绝这种事情再产生。而丰台区卫生局相关部门也对杨先生表示,对国济中医医院处以计分处分,杨先生病历上的手术医师丁占云承认没有参加过手术,将对其忠告处罚。

  中国医师协会医疗危险管理专委会常委李惠娟表示,对于医生外出会诊的管理相对宽泛,对医生的处罚有限。而对于患者杨先生,目前还是痛难忍,气难消。不知本人的遭遇,该由谁负责到底?(记者管昕实习记者李印珍)p>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2016 yxsos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医学搜搜 粤ICP备05146319号